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百七八节 古怪(1/2)

“村子里就那么大点儿地方,大伙儿全都知根知底。”

虎平涛联系前后,问:“所以刘小娥没办法,随便找了个人就嫁了?还是当时就嫁给了曹忠?”

廖燕道:“曹忠是后来的。刘小娥告诉我,她当时还是挺挑的,一般的男人都看不上,后来发现事情跟想象中区别很大,村里人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她家里看得也更严了。”

“她被迫嫁人,对方是同村的一个老男人。五十多岁,小娥说他又老又丑,为了讨她做媳妇,给了她爹三万块彩礼,还给了一大堆粮食。那老头能拿出来的统共只有这些,她爹看看也觉得差不多就行了,于是答应下来。”

虎平涛眯起眼睛问:“听你之前说的那些,刘小娥性子还是挺刚硬的。家里就这么把她嫁了,她心里愿意?”

“肯定不愿意啊!”刚说完这句话,廖燕赶紧改口:“不愿意这话是她说的,是刘小娥的原话,我只是复述一遍。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换了谁都不愿意啊!你想嘛,那时候刘小娥连二十岁都不到,那老头都五十多了,两边相差二、三十,那老头别说做她爹,恐怕连当她爷爷都够了。”

虎平涛凝神思考,问:“没想到刘小娥跟你关系这么好,连这些本该是秘密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告诉你……她究竟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都说是“旁观者清”,庞仲华现在的感觉就是如此。他插话,好奇地问自家媳妇:“会不会是因为你之前请她看店,一个月给她几千块钱?”

廖燕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我也拿不准。因为那天我只是临时起意,想着在隔壁偷听她和妇联的人说些什么,没想到后来在咖啡馆里她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很多事情在我看来都是很隐秘的,要换了是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

虎平涛神情有些严肃:“可刘小娥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

廖燕一怔,随即变得有些急:“我先声明啊!我和她之间真没什么,我之前就不认识她,要不是曹忠……”

虎平涛抬手打断她的话:“你别着急,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之前我就说了,今天过来就是了解一下情况。”

停顿片刻,虎平涛继续道:“你还是接着说吧!如果刘小娥这边的情况介绍完了,就说说曹忠,还有他家里的那三个孩子。”

庞仲华在旁边接话:“曹忠……这个我觉得还是有点儿发言权的。曹忠这人很厚道,而且老实。”

虎平涛换了一个较为舒服的坐姿,转向庞仲华,问:“除了打老婆,你觉得曹忠与刘小娥之间的夫妻关系怎么样?”

不等庞仲华回答,廖燕快人快语:“我觉得吧……刘小娥已经被曹忠打怕了。”

庞仲华连连点头:“是的,我也这么觉得。老曹打起老婆来是真狠得下手。别说是刘小娥了,我在旁边看着都害怕。有几次晚上没事儿,我叫他来我这边喝酒……菜很简单,花生米、酱牛肉、猪耳朵什么的。老曹酒量一般,他两杯酒下肚就开始话多了。”

廖燕皱眉看着丈夫:“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庞仲华笑嘻嘻地解释:“你有时候出去做美容,要不就是跟朋友打麻将,一个星期至少有三天晚上不在家。店里就我一个人,吃过晚饭无聊,我要么在附近走走,要么就去市场东边的卤肉店里买点儿熟菜。一个人喝酒挺闷的,我就叫上老曹,反正我们喝的不多,每次就一盅,一两多将近二两的样子。”

廖燕冷笑道:“没看出来啊!你背着我还挺会享受的。”

庞仲华有些她,脸上陪着笑:“这不是要给虎警官反应情况嘛,我就把我这边知道的事情随便说说。那个……我之前说老曹厚道,是因为他做生意从不缺斤短两。可说起老曹家里的那些事情,我站在公允的立场说一句:老曹这人,重男轻女的思想实在太严重了。”

“有一次他喝多了,骂刘小娥,骂他的两个闺女。说家里三个女人都是白养着吃干饭的。那是我第一次听他这样说,我觉得很奇怪,就问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刘小娥再怎么说也是你老婆啊!还有招娣和攀娣,都是老曹亲生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老曹说:养姑娘没意思,迟早要嫁人,还得给嫁妆。这就相当于把口袋里的钱掏给别人,自己还落不得好。”

“老曹对刘小娥意见特别大。他不止一次向我诉苦,说女儿和儿子长相随刘小娥,幸好没有遗传到她的兔唇和鼻子。可是眼睛上的问题就无法避免……老曹最小的那个儿子眼睛散光,还时不时的红肿、流泪。老曹打小就带着儿子跑医院,钱花了不少,治下来却没什么效果。”

虎平涛摇摇头,对此有不赞成意见:“现在很多孩子眼睛都有问题。不一定是遗传,这跟环境和饮食有很大关系。再说了,现在看不好,不等于以后还是这样。孩子总会长大,有个生长发育的过程。”

庞仲华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他继续道:“反正老曹一直心念念的就是他儿子,至于两个女儿在他看来无关紧要。老曹有一次甚至告诉我:等初中毕业,他就不打算给女儿念书了。跟着在店里学学做生意,以后尽早找个婆家,赶紧嫁出去。”

廖燕一听就火了:“这不跟刘小娥当年的遭遇一样嘛!这个曹忠,我还以为他是个老实人,没想到也是一肚子坏水。”

庞仲华对此深有感触:“是啊!我不知道刘小娥经历过这些,我一直觉得老曹是村里人出身,打老婆已经形成习惯了,没想到他们夫妻俩竟然还有这些秘密……不过有一次老曹自己也说:他跟刘小娥其实就是搭伙过日子,迟早要分开。”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风华之庶女嫡妃无上封仙榜重生之温馨小生活穿成废太子胤礽重生豪门骄妻我在仙界收破烂